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楼诚衍生】永团圆番外 短章(下)

只要能遇到你

小梅枝上东君信:

※对不起我沉迷游戏去了这么久才更QAQ


※番外日常一到六整合在袖底




BGM:约定→千万要听陈奕迅版本!!






其四  出游




尽管有大姐头不期而至,但假期难得,曲和与黄志雄筹划已久的出游计划仍是舍不得让它搁浅,于是他们把大姐头托付给咖啡屋老板夫妇,在年末的圣诞假期漂洋过海,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




纽约的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因为连日下雪,街道上的积雪来不及被清理,被来往的行人车辆踩踏碾压,脏兮兮地堆在路上。道路两旁商户的橱窗里透出耀眼的灯光,照亮里面各色各样的圣诞装饰。这个城市就如同它的街景,既华丽精致,又有无法被忽视的拥挤脏乱。




两人并肩走在街头,曲和举着相机左拍右拍,忽然把镜头转向身旁的人。在雪花和热闹的背景衬托下,黄志雄的面容显出一种格外沉静的气质。曲和不由得生出几分自满的心情——他的男人,怎么这么好看呢。一边想,一边忍不住猛按了几下快门。他全副注意力都在拍照上,不小心被身旁匆匆走过的行人一撞,就是一个踉跄。黄志雄眼疾手快地将他一把拉住,这才站稳了。




黄志雄扶着曲和的手臂,带了几分责备道:“我有什么好拍的,你看着点路啊。”他一说话,口里呼出白色的雾气,眉眼就被氤氲在雾气里;曲和歪头看着这一幕,故意又托起相机照了一张:“你好看嘛。”他躲在相机后面笑得狡黠的样子又无辜又赖皮,让黄志雄毫无办法,抬起手要拍他的头,也不过是在他头上揉了揉,掸去了落在头发上的一点点雪花,又顺势去握住了曲和捧着相机的一只手,立刻皱眉说道:“手这么冷。”拉着他的手就塞进自己衣袋里。




大衣的口袋又深又宽阔,两只男人的手也能好好容纳在里面。曲和没有戴手套,冰冷的手指被对方温热的手握住了,像是泡进了暖水里。黄志雄神态自若地拉着他继续走,但在大街上这样亲昵,曲和可有点难为情。他轻轻动了动,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黄志雄立刻握紧不放。于是曲和没再试图挣脱,反而紧紧地挨在他身边。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们身周涌动,好像川流不息的河水;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无暇来顾及有两个男人正亲密地共享着小小一方温暖;两个人离得太近,走起路来时不时会撞到彼此的肩膀,也只是令他们朝着对方笑起来。




其实在计划旅行的目的地时,曲和曾经有过犹豫。他对这里的感情有一点复杂。他的前妻崔瑶在和他结婚后不久就独自来到这里,美其名曰为事业打拼,但夫妻两人因此分隔两地三年之久,也终于造成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隔阂。崔瑶曾经想让他与她一起来美国,但他那时已经明白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在于彼此身处何地,还是拒绝了她。




现在他还是来到了这里。只不过是与不同的人,怀着不同的心境。




两个人来到帝国大厦顶层,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能见度竟然很好。黄志雄终于不再把曲和的手困在自己的衣袋里,放他捧着相机兴高采烈地去拍照。黄志雄没太去注意脚下纽约城像是金黄色的银河铺展开来一般的夜景,而是跟在曲和身后,看他穿梭在人群里,像个特别难管的孩子。




曲和拍了一会儿照片,回头去找黄志雄。楼顶光线很暗,又十分拥挤,他本以为要四处找找,但那人的身影就近在咫尺。黄志雄的头发被顶层的风吹得很乱,掩住了他一双映着灯火光芒的眼睛;一见曲和回头望来,就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来。那神态如此温存,看得曲和的心都要融了。




要是能把眼睛里见到的景象都像拍照一样保持下来就好了。




曲和挤到黄志雄身边问他:“你不拍拍照片吗?难得来一次。”




黄志雄说:“我的眼睛记住了呀。”而且人这么多,我更怕把你搞丢。




曲和朝他皱皱鼻子,回头随手扯住个大叔,磕磕绊绊地用英语请人家帮忙拍照。大叔也不知有没有听懂,还是乐呵呵地接过相机。曲和便一手拉着黄志雄的手,一手比出个小树杈,对着镜头笑出一口白牙。黄志雄都由着他,看他拍完了又对人家连连道谢,拿回相机翻看刚刚拍好的照片,自己便也凑上去看,一边说:“开了闪光灯啊,都看不到背后夜景了。”




曲和高高兴兴地说:“谁说我要拍夜景了。”




黄志雄没听明白,但曲和已经收好相机扯着他去排队乘电梯了。




后来那张照片被曲和洗出来装好相框摆在壁炉架上。照片里背景一片漆黑,两个人头发凌乱,脸被闪光灯照得白得失真,但一个人比着剪刀手,笑得一脸肆无忌惮,另一个人唇角弯着温柔的弧度,紧紧握着身边的人的手。




再然后壁炉架上的照片渐渐多起来。有些拍得好,看得见背景里的风景;也有些拍得不那么好,分辨不出是在哪里拍的照片。




不过无一例外的,照片里总是两个人,手牵手。






其五  过往




黄志雄直到下班才看到曲和的短信,只有简练的四个字。




“阿雨来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雷蒙来过之后,阿雨会来虽然不意外,但他仍然免不了有些忐忑,不知道她会和曲和说些什么。




他在家门外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推开门。阿雨和曲和对坐在客厅里,听到开门声都望了过来。阿雨缓缓站起身来,轻轻叫他的名字:“志雄。”声音里带着些微颤抖。




她的样子没怎么变,但气质大大不一样了。烫卷的中长发及肩,一身职业女性的套装,耳垂上还点缀着珍珠的耳钉。她显得优雅成熟了许多,一点也不像那个孤身徒步到战场上去找他的女子了,让人几乎认不出了。黄志雄先短促地朝她点了一下头:“阿雨。”又忍不住去看还坐在沙发里的曲和。他想自己的眼神里的担心也许太明显,因为曲和给了他一个抚慰的笑,表示一切都很好;然后站起身来说:“你们聊吧,我还有事要回一趟学校。”




他从没在晚上回过学校,黄志雄立刻认定这是一个借口。他马上说:“你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曲和有些无奈地笑了,正要拒绝,阿雨察言观色,插话说:“我……我只是来法国谈事情,顺路看看志雄,也差不多该走了。”说着就拿了包和大衣向门口走去。




黄志雄说:“我送你。”还不忘回头对曲和添上一句,“你等我回来。”才随着阿雨出了门。




两个人沉默着下楼,黄志雄帮她开了大门,阿雨走出门去,回头朝他微微笑道:“我租了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你不必送了。”




黄志雄说:“走吧,我送你上车。”




阿雨怔了怔,又笑着点点头,抬手指了个方向,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过去,都不由想起阿雨送黄志雄赴战场时的情景。那时一切风平浪静,如今想来,只觉恍如隔世一般。




两人沉默着走到那个停车场,寻到了阿雨租的车子。她转过身来笑笑:“那我就走了。”眼睛却望着黄志雄,分明是一副还有话要说的样子,黄志雄已经低声说道:“阿雨,我欠你一句道歉。对不起。”




阿雨盯着他,眼眶迅速地红了,但仍然勉强笑着说:“我听说你不喝酒了,真为你高兴。”




黄志雄也笑了,点点头:“还早得很。我还在努力。”




阿雨轻轻说:“一定没问题的。”她这时才有了机会仔细去看黄志雄,他身上不再散发酒精的味道,也不再满脸憔悴——他已经不再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那个颓唐的醉鬼了。她既觉得感慨,又很是欣慰,又说:“我和曲先生聊了很多。他……他真是个好人。”




黄志雄嘴角的笑容加深了,简单地应了句:“谢谢。”心想那个人的好,你不知道的还多呢。




阿雨端详着他脸上的笑,想起在马赛与对方重逢时,他意气风发的样子;记忆中那个让她曾疯狂深爱的男人似乎又回来了,与眼前的黄志雄重合在了一起。如今的他比当初多了许多旧伤痕,既有身体上的,也有心灵上的,幸好他没有被伤痛击倒,而是顽强地站起来了。她不由说道:“这样……我就放心了。”一边低头遮掩着抹掉眼角的泪花。




黄志雄听得出她话里的深情,他郑重地说:“你放心吧,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以往的快乐也好,悲伤也好,都是过往云烟了。面对曾经深爱过的人,如今也只有一句话——




“你要过得幸福。”




黄志雄真心实意地说。阿雨抬头看他,泪水又涌了出来,已经来不及去擦。她还他一个带泪的笑:“你也是,要幸福。”




两人交换了一个拥抱,像是为这一段感情终于画下一个迟来的句点。




送走阿雨,黄志雄急急忙忙赶回家。客厅里没有人,茶几上曲和与阿雨喝过茶的杯子已经被收走了。厨房里传来流水的声音,黄志雄循声走去,见曲和正在往烧水壶里面灌冷水,水声遮去了黄志雄的脚步声,曲和没有察觉他正靠在门边;洗碗池边上是两只刚刚洗好的杯子:一只是平时两人用的马克杯,一只是样式朴素的玻璃杯,专门买来招待客人的。




望着那两只还带着水珠的杯子,黄志雄心里忽然泛起丝丝甜意来。曲和喜欢买杯子,来法国几个月,他已经添置了好几只只各式各样的杯子。两人平时喝水泡茶冲咖啡都用这几只杯子,虽然并不成对,但是很有种凌乱的生活感。后来虽然为了待客买了一套四只相同的玻璃杯,但两人都不喜欢苍白冰冷的玻璃杯,平时都把那套杯子束之高阁。看来曲和这是把这杯子找出来用来招待阿雨了。这两只截然不同的杯子显出分明的亲疏有别,虽然不知这个选择里是不是带上了他的小心思,仍是令黄志雄很满意。




他大步走进厨房,曲和这时才觉察了,关了水龙头正要说话,已经被黄志雄从身侧抱了个满怀,还把脸埋在曲和肩上蹭来蹭去。曲和艰难地在他怀里转身面对他,也舒展双臂回抱面前的人:“你回来啦。”




黄志雄轻轻亲吻他的鬓角,低低地道:“你生气吗?”




曲和失笑道:“我没有,你别多想。”




黄志雄歪头去看他,曲和也侧头回望,两个人离得太近,黄志雄有点斗眼,曲和笑了起来,稍稍向后仰头,拉开了一些距离。黄志雄却没管这些,仍是追问道:“那你还要去学校。”




曲和耐心地给他解释:“我怕阿雨有话要说,有我在不方便。”




黄志雄轻声说:“我们只是好好告个别。”




曲和吻了他的眉心:“我明白。”




我都明白。谁都有个过去,但那都已经是过去了。作别那些悲伤的过往,让我陪你走向未来。






其六  未来




黄志雄走出浴室,见到曲和正拿着逗猫棒逗大姐头玩,大姐头懒洋洋地露着肚皮躺在地毯上,用毛茸茸的前爪去钩眼前的玩具。曲和先洗过了澡,这时顶着一头软软乱乱的湿发,被猫咪萌得笑出声来。他这样子带着几分稚气,叫人不由得心生爱怜,黄志雄便走过去蹲在他旁边,没去逗猫,而是歪着头看他。




曲和一边和大姐头玩,一边分心和黄志雄讲话:“你看她呀,玩都要躺着玩,真是懒。”黄志雄胡乱应了一声,抬手去给他梳理那头乱毛,心想大姐头再萌也萌不过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志雄觉得自己的心里多了一个泉眼,里面涌出的却不是泉水,而是滚烫的爱意。只要见到眼前这个人,心口就热热的,泉眼里涌出的爱意先只是一个小塘;后来越发深了,变成一弯浅池。可如今已经是一汪深潭,他探不到潭有多深,只知道那泉眼仍在喷涌,再这样下去,也许哪一天这爱意就会从胸口满溢出来。但始作俑者无知无觉,一个简单的笑容就能令黄志雄再一次为他心动,心里那深潭就泛起层层涟漪。




黄志雄用手指给他梳了几下头发,便开始玩对方微凉的耳朵。玩得那柔软的耳廓热了起来,耳朵的主人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他便拉着曲和要他起来:“别玩了,早点睡吧。你腿麻了没有?”曲和正随着他站起身,腿确实有些麻了,听了他这话,索性假装站不稳,往黄志雄身上倒,让那人手忙脚乱地来扶自己,又把自己的两条胳膊缠在对方腰上,抬头用他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去。




黄志雄便如他所愿,深深地吻下来。




曲和以前从不知道只是亲吻就能给人如此之大的满足感。与黄志雄的亲吻好像能胜过万语千言,只是唇齿交缠,他就能感到对方的深情一并传来,像要把他淹没似的,让他几乎要战栗起来。而这时黄志雄的手会抚慰地滑过他的背脊,贴着他的嘴唇浅浅碰触,等他理顺乱了章法的呼吸,再把他拖进新一轮的亲吻之中。




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卧室。曲和感到的手指急切地探进自己刚刚穿好的家居服下面,忙笑着握住他的手,连声要他等等。黄志雄吻着他的耳朵,含糊地问:“等什么?”曲和安抚地捧着他的脸颊,柔声说:“我们先把头发吹干,不然等一下只想睡,湿着头发睡要头疼的。”




黄志雄挫败地狠狠叹了一声,但拗不过他,只好坐在床边等对方从浴室拿了吹风机来,乖乖让他给自己吹头发。




黄志雄比曲和年长,又经历了多年风霜,黑发里的银白色比他多得多。曲和的手指在那些微微蜷曲的发丝中间穿过,心里有些不忍。默默地帮他吹干了头发,黄志雄便接过吹风机,两人交换了位置。曲和仰脸望着黄志雄,让黄志雄有些诧异地问:“怎么了?”




曲和轻声说:“想我要是能早一些遇见你就好了。”




黄志雄微微一怔,接着笑了。他低头温柔地亲吻曲和的额头,又抵着他的额头说:“对我来说,只要能遇到你,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曲和抿了抿嘴唇,没再说话,脸颊泛起了绯红。黄志雄笑着提起吹风机开始帮他吹头发。曲和头发并不长,没一会儿便干了。黄志雄关了吹风机,随手帮他理了几下头发,只觉温暖柔软的发丝简直让人爱不释手,不由多揉了几把,却忽然发现在漆黑的发丝里一星银白刺眼得很。




也是一根白发。曲和已经三十出头,长白头发并不稀奇。黄志雄正要帮他拔掉,忽然心思一动,没有出声,又揉了揉他的头顶,那根白发马上被遮住不见了。




曲和没察觉他的异样,他由着对方折腾,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这时闭着眼睛,看不出是睡着还醒着。黄志雄凑在他耳边轻轻问:“睡了?”




曲和连眼睛都没睁开,先飞快地摇头:“不,”接着才勉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朝黄志雄看过去,手却毫不犹豫地去扯对方的裤子。黄志雄笑出声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人拖上床来,迅速夺过主动权。




黄志雄喜欢用漫长而缠绵的吻令曲和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他知道曲和也享受其中。然而今天的亲吻似乎比往日更令曲和难以招架,简直要溺死在潮水一样的深情里。他喃喃地念着黄志雄的名字,对方就默不作声地把他抱在怀里。




黄志雄温柔地梳理着曲和的头发,他知道那里埋藏着一根白发,是他发现的,又怀了一点私心,让那白发留在了那里。




就算我们无法一同老去,但至少见过了彼此白头。




※※※




短章到此结束,接下来还会有一篇番外,不造啥时候更




其实还有些想要满足的点梗想写进来,但是情节上有些安排不开,只有和姑娘们说抱歉了


也许以后有机会再给姑娘补上吧=w=




接下来想就这几天闹得比较凶的事说下自己想法,对此不适的姑娘可以止步了,谢谢阅读么么哒
















整件事最令我痛心的是时至今日,我国的很大一部分人,包括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网民,仍然把LGBT的身份当作一个黑点


以及说一个人是同性恋真的可以伤害到TA的名誉这一事实


一个人的性别与性向真的与TA的人品无关


我也真的希望有一天,连LGBT这个词也可以消失,我们无需被划分开来,无需被贴上任何标签


在不妨害到他人利益,不影响社会安全的前提下


自由地去爱,去表达爱



评论
热度(1065)

© 吃颗糖压压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