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

【楼诚衍生】八一八太太们如何实现衍生角色冥冥之中的相遇(兼好文安利)

雨柠:


啰嗦的前言:


从小狮子和老房子的故事开始接触楼诚衍生,感念于各位太太让人惊艳的产出,过去一向不太接受衍生的我开始乐此不疲地在这个更大的坑里躺平了吃粮。从这个意义上说,楼诚这对怎么配都般配的魔性CP和脑洞与文采齐飞的太太们打开了我的新世界。


回到最初对衍生文有些犹豫的心境,主要原因还是觉得千里迢迢的角色该怎样越过不同框的困境、不同剧的遗憾、甚至分辨率的差别,走向冥冥之中的相遇。


衍生比同人难写的关键一点在于需要重新铺陈感情的发展,而不是像直接写楼诚那样顺理成章、按下不表,能在这一环做到合理、流畅、大气的太太相对是比较少的。


下面...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恋爱脑与乌托邦:

一九七八年,明楼回上海做手术。


在这次手术之前,他已经动过三次刀子,其中有一次异常凶险,他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提出,迁到扬州一家普通的地区医院,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里,切掉了三分之一个肝脏,铺盖还是锦云在上海的故友的孩子帮他收拾的。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他无家可回————明家旧宅早就拆的只剩砖瓦。就算是屋檐囫囵,对明楼其实根本没意义。家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被消解了。以前在法国读书的...

【蔺靖】《诗一行》卷六《八字诀》之章 其九&其十(完)

阿不:

作者:看到好多留言求开车的,我……我辜负了大家(跪)。主要是我不习惯刻意发糖,发虐,发车。真的,硬要我写都写不出来,只有剧情到了该有时候,自然就出来了。 因为我是无大纲流,所以也无法确切告诉大家什么时候会有车,大家就陪我一起期待吧。谢谢看完这段还没有抛弃我的小伙伴们,爱你们!!周末快乐!!



其九  金陵乱



醒过来的时候,那微微一簇光亮就在头顶。


那是一盏晦暗不明的烛火,就燃在一个昏暗的陋室里。


内衣上全是汗,也不知是冷是热。


萧...

杜方|透明人间(Fin)

你怎么 怎么舍得不再喜欢他 怎么舍得留他 一人
太难受了 哭的脸都麻了

404:

补档。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不要评论




——————



猫咪从他怀里跳开,他随它去了,蹲下系好鞋带,站起来脚跟蹭了蹭地毯,拿起放在鞋柜上的一串钥匙和围巾正准备搭上把手,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明楼和明诚刚好从外面回来。


“明大哥,诚哥。”


明楼点点头,把外套脱下来交到明诚手上:“要出门?”小...

虽然小赵医生爱玩儿会玩儿,但是在确认关系之后,并且隔天就要结婚的时候,即使是玩笑或游戏也不应该和人接吻啊!

非常不能明白和理解这样的举动。爱一个人怎么能够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吻别人!还有,老谭怎么能够忍受小赵医生和旁的人接吻!!怎么可以!!而且还在旁边看着!!之后竟然还可以笑着和小赵医生打电话??excuse me??

真是不能理解这样的脑回路!!!大晚上的要睡觉了,结果看到这么糟心的桥段,感觉吃了苍蝇一样。真是太恶心… 

一个书单?

先转…再说?

楼诚余闲听笔墨:

书单√


amuoh:



大家一起读书神马的最开心啦~ 
看到  @喂哟喂姑娘在评论里提到“推书”的时候我有点方...  
因此我本来是一个从来不按书单和推荐看书的人。我一向认为多读书总是好的,而且来者不拒。即便是一本被广泛评价为“大烂书”、“水货”的出版物,在不很忙的时候,我也不介意自己翻上一遍,体验一回。究其原因,阅读毕竟是件很私人的事,个人口味和需求各有差别,这一点上和欣赏音乐类似。但显然又与一般艺术鉴赏不同——读书并没有那么大的自由度。一个人可以坚持只听单一类型甚至单...

楼诚|明月夜(Fin)

没有拣啦:

现货通贩


——————


明月夜



明诚来到明家的第二年,曾经偷偷跟踪过一次明楼。他在原来家庭受苦所敲打来的机敏派上用场,长长一段路七拐八绕跟在后面,竟然一点儿没被发现。本来该是完美无缺的,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除了半路杀出个……小泥猴子。


不知去哪儿疯玩了一天的明台眨巴眨巴眼睛——也只剩这处还是干净的了——抱上他的腰就开始撒娇:“阿诚哥阿诚哥要去哪里?带我一起嘛。”



明诚怕被明楼听见,连拖带拽地把明台带进拐弯处的小巷子里。他比明台大五岁,高一些,但瘦且单薄,被小孩儿这么摇摇晃...

楼诚|像雨像雾又像风(Fin)

没有拣啦:

现货通贩


————————


像雨像雾又像风



十五岁那年,明诚终于慢慢开始理解家的含义。15岁是个有点尴尬的年纪,你觉得自己长大了,可别人总看你还小。15岁明诚上初中,和明台的小学同路,明台虽然放学早,可他性子活泼,参加学校这样那样的活动经常也拖到很晚,明诚放了学,就去接他一起走。



这天明诚走到小学门口的时候,等着他的不仅是弟弟,还有一个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是明台最近在饭桌上经常提到的新朋友,叫……叫于曼丽。


“阿诚哥阿诚哥!”明台见了他,很兴奋地摆摆手,拖着他的手臂拽过来,“她就是曼丽!曼丽...

没有拣:

1p日马夫人

2p恋爱脑与乌托邦


我没什么感想,女神说的都对

1 / 4

© 吃颗糖压压惊 | Powered by LOFTER